X-32试飞员谈X-32

众所周知,波音X-32与骡马X-35竞争三军JSF项目失利,后者演变为赢者通吃的F-35,前者只能孤苦伶仃地隐居在各处接灰:

菲利普·耶茨原为帕图克森海军航空站VX-23评估中队的武器测试员,他是少数几位从头至尾参与X-32试飞过程的飞行员。

耶茨在去年一次访谈中表示,这架不走寻常路的真·肥电在飞行品质方面没有问题,其精准与敏捷程度与其外貌完全相反。

导致堤防溃败的突破口来自STOVL演示。友商的X-35内置专用升力风扇,虽然在设计上有死重嫌疑,但工质来自机身上部吸入的冷气流。友商在演示中无需事先准备便能使用同一架原型机展示超音速与STOVL能力。

而X-32参考了"鹞 "式矢量推力设计来实现STOVL,托举气流引自发动机高温废气。布置在机身腹部的矢量喷管不仅会加热进气温度,飞机接近地面时还可能吸入反弹的废气导致更严重的动力损失。

为了降低风险,波音测试STOVL时要把飞机运到空气密度更大的河面上进行垂直起降,而不是原先的测试场(爱德华兹空军基地)。从那时起,即便是X-32的试飞员,也看出这个项目可能要黄。

“X-32的设计时刻在改,而洛克希德展示的就是最终方案”,耶茨称,波音所提交的生产型方案与初始设计方案的区别之大令军方极为不安,原本采用无尾三角翼方案的X-32居然长出两片平尾,变成常规布局。

至于大众所津津乐道的外观问题,其实并不是X-32落选的主要原因。波音当时提出了一个口号:“你要带它去打仗,而不是去高中毕业舞会”,这个口号在一定程度上化解了X-32的外貌劣势。

X-32偏好这种敦厚外形的主要原因是波音不愿为JSF项目重新设计外形,X-32的隐形外形设计来自公司的早期研究成果。为了省钱,并在进度上领先对手,公司直接套用了预研成果,不必在绘图板上从零开始。

其后果便是,X-32确实在项目早期阶段领先对手,但机翼与内部空间方面的缺陷导致X-32团队在解决技术难题时失去了回旋余地,不得不更改原始设计,动摇了用户的信心。

版权声明:
作者:醉酒
链接:https://www.99jiejing.com/archives/1583                                    
来源:网络                                    
文章来源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QQ:2223136716删除.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